移动广告位二
移动广告位三
一切逝去都将成为亲切的怀念
发布日期:2020-02-12 00:00:00

一切逝去都将成为亲切的怀念




2月10日,著名导演石玉昆的儿子通过其父亲朋友圈更新了一个令人哀痛的消息,1月28日,石玉昆先生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78岁。




石玉昆

出身京剧世家,工武生,毕业于中国戏曲学校和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师承石君楼、钱富川、孙盛云、沈三玉、耿明义、薛沐、方传芸等。国家一级导演。代表作品有京剧《骆驼祥子》《宰相刘罗锅》《洛神赋》《成败萧何》《王子复仇记》《三寸金莲》《未央天》,蒙古剧《满都海斯情》,昆剧《公孙子都》《小孙屠》《红泥关》,晋剧《傅山进京》,汉剧《王昭君》《宇宙锋》,越剧《救风尘》《荣华梦》《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秦腔《麦积圣歌》,苏剧《柳如是》,锡剧音乐剧《青蛇》等。曾多次荣获中国文华大奖、文华新剧目奖,中国戏剧“十大精品工程”、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艺术节戏曲大奖、中国戏剧节最佳剧目奖、中国戏曲学会奖、中国京剧艺术节金奖、中日韩国际戏剧节荣誉奖、法国巴黎第四届中国戏曲节塞纳大奖、英国2011年爱丁堡戏剧节先驱天使奖以及文华导演奖、优秀导演奖和江苏、浙江省多项艺术奖励。




石玉昆导演与宁波小百花的缘分是从他执导《荣华梦》开始的后来在石导的直接关心与策划下,又为宁波小百花排演了《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该剧获得第十届浙江省戏剧节剧目大奖。石导严谨的工作方式、独到的艺术见解以及和蔼的性格给“宁演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艺德与人品至今为人称道、怀念。十几年来,石玉昆导演与“宁波演艺”的情缘也从未间断。而最为遗憾的是,已经提上创排日程的甬剧新作《周信芳》本已邀请先生执导,今先生遽然仙逝,合作事宜竟成未了心愿,不禁更让人悲恸。斯人已去,然先生之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宁演人”的心中。

               


  “他是我的‘伯乐’ ”

          ——国家一级演员谢进联

石玉昆导演对我的演艺生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当年排《荣华梦》的时候,其实我也刚到“宁波小百花”不久,当时团里花旦多,所以并不是一开始就定了我演“公主”,而是先经过了一轮“海选”式的选拔。就是在这次海选中,石玉昆导演一眼“相中”了我。

后来的《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和石导的渊源就更深了。其实,这个戏早先由台湾的一个剧团演过。但石导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觉得“红楼戏”更适合越剧来演绎,女子越剧青春靓丽且充满活力,这么多年轻姑娘在台上,可以更好地表现“红楼戏”的内涵与神韵。我在生活中性格比较开朗,石导就建议我尝试表演一些“多面性”的人物,于是就有了我“大闹宁国府”里的“王熙凤”。这部戏也是石导推荐并亲自执导的,这部戏创排之后一度成为越剧界的焦点,引起许多观众的热议与好评。应该说与石玉昆导演对艺术精准的把握、对越剧深刻的理解是密不可分的。

我非常感谢他,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造就了我。我永远怀念他。




  “懂幽默的大家长”

      ——创作中心主任董兰儿

石导是一位非常敬业的导演。他排戏就驻扎在剧组,整个创作周期都不离开一步。他导戏,今天排哪里就是哪里,排哪几个演员就是哪几个演员,几号出什么就该是什么,严丝合缝,几乎不会发生“拖堂”或“推倒重来”的事。而这一切均归功于导演极其认真的前期案头工作,可以说他在进排练场之前提早几个月甚至一年前就已经把自己的案头工作全部完成,因此当他走进排练场的时候,对人物、演员地位其实早就了然于胸,他排戏会手把手地教演员,演员跟着他自然很放心也很舒服。

我记得那会儿排戏正值夏天,女演员们都穿得比较单薄,石导故意说“哎呀,我这是进了女浴场了嘛”。他这么一说我们立刻都明白了,第二天“齐刷刷”地全部穿上练功服上排练场。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懂幽默的“家长式”导演,以至于后来我们有什么心里话或遇到难受的事都愿意私底下去找石导谈一谈,他对待演员就如同自己的小孩一样那么关怀备至。



  “我们自家人”

      ——演艺集团党委书记邹建红

对我来讲,石玉昆导演就像我们自家人一样,他自始至终都非常关心宁波小百花以及整个演艺集团的发展。2011年12月,宁波市演艺集团刚挂牌成立,我也走马上任不久,那年的春节,石导本来要赴西安参加中国艺术节一剧目的排练,他于繁忙的日程中抽出时间先赶到宁波,和我作了一次深谈,关于宁波小百花关于新成立的演艺集团如何定位如何发展,句句恳切出自肺腑,我至今想起都感动不已。那天是正月初六,长谈之后,我还陪着石导专程到奉化的一个村里去看望当时正在那儿演出的“宁波小百花”,演员们看见石导真的像看见亲人来了一般,纷纷围了上来,石导就和我们在当地的祠堂一起吃了个午饭。


石导常常为我们剧团出谋划策,有的时候他还会提出一些自己独特的看法。他觉得我们已经排了经典版《红楼梦》,又排了《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是不是可以尝试排演其他的“红楼戏”,因为“红楼”人物众多,很多人物几乎都可以独立成篇,且“红楼戏”又适合越剧的表演特性,可以搞成一个“系列剧”的概念推向市场等等。


最近的联系就是甬剧《周信芳》了。甬剧作为一个地方滩簧剧种,我一直在寻求突破其“宁波方言+唱”的模式,石导非常支持我的想法,前后来宁波3次参加了2次创作会,我们一直在思考在交流怎么样把京昆那种““唱念做打”等程式也融入进来,对甬剧进行一个提升。这个工作难度是相当大的,首先主创的方向就要统一;这个过程中本子修改了3稿,也磨了好几年,计划今年把《周信芳》提上创排日程,却突然看到石导阖然仙逝的消息,我非常痛心,真是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关于甬剧《周信芳》的合作竟成了永远的遗憾。

他的离去,是宁波演艺集团的损失,也是中国戏曲界的一大损失。



一代名导,风范长继,

艺苑流金,经典永存!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扫码关注宁波演艺

观看更多精彩视频




宁波演艺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