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广告位二
移动广告位三
雷雨

票价:80/50/30元

地点:天然舞台

时间:2021年3月13日 19:15

简介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大矿主周朴园家里住着他的太太蘩漪,大少爷周萍,二少爷周冲。蘩漪比周朴园小二十岁,只生一个周冲。她不堪周朴园的折磨,希望跳出这个樊笼,因而受了大少爷的诱骗。周萍是周朴园和侍女所生的儿子。他不仅与后母蘩漪有过暧昧,而且又诱骗了侍女四凤,使四凤怀了孕;而二少爷周冲,却又朦朦胧胧地在追求着四凤。如今蘩漪把希望寄托在周萍身上,正在设法辞退四凤,周萍为了逃避责任,正想远奔矿山一走了事。这就是周朴园认为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

如同周萍的行径一样,原来三十年前当周朴园也还是大少爷的时候,他也诱骗和遗弃过家里的侍女——侍萍。侍萍被周朴园遗弃后,历尽生活的艰难,为了扶养自周家带出的二儿子大海(既周萍的胞弟)与鲁贵结了婚,并生下了四凤,如今鲁贵与四凤在周家当了仆人,鲁大海在周家矿上做工,并当了罢工工人的代表。而侍萍自己,则远在济南一所学校里做校工。

蘩漪把刚从济南回来的侍萍召到了周家,她意图让侍萍领回四凤,还割断周萍与四凤的关系。谁知就在这里,侍萍与周朴园相遇了。……侍萍目睹这种情景,心痛欲裂,但终于隐忍住了。她带着四凤离开了周家。回到了自己家里。周冲来看四凤。醉醺醺的周萍也找上来了,四凤羞愧而又惶恐,奔跑在黑夜里。风暴越来越巨大了。

深夜两点钟。大海首先追到了周家,他痛斥周萍并要他交出四凤。这时四凤也迷茫地到了周家。接着,侍萍也追到了,四凤不得不坦白怀孕的事,侍萍痛苦万状不知如何是好。蘩漪喊来了周朴园,意图由他来拆散周萍与四凤的结合。周朴园误以为蘩漪已经识破侍萍,便不得不承认侍萍是周萍的母亲。四凤惊呆了。她奔出大厅在走电的电线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周冲赶去救她,也触电而死,周萍羞愧畏惧也自杀了。周朴园想起要追回大海,大海已走了。蘩漪在种种折磨和刺激下,真的疯了。侍萍也毅然地走出了周家大门。



艺术家
曲目
艺术团体
剧情概况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大矿主周朴园家里住着他的太太蘩漪,大少爷周萍,二少爷周冲。蘩漪比周朴园小二十岁,只生一个周冲。她不堪周朴园的折磨,希望跳出这个樊笼,因而受了大少爷的诱骗。周萍是周朴园和侍女所生的儿子。他不仅与后母蘩漪有过暧昧,而且又诱骗了侍女四凤,使四凤怀了孕;而二少爷周冲,却又朦朦胧胧地在追求着四凤。如今蘩漪把希望寄托在周萍身上,正在设法辞退四凤,周萍为了逃避责任,正想远奔矿山一走了事。这就是周朴园认为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

如同周萍的行径一样,原来三十年前当周朴园也还是大少爷的时候,他也诱骗和遗弃过家里的侍女——侍萍。侍萍被周朴园遗弃后,历尽生活的艰难,为了扶养自周家带出的二儿子大海(既周萍的胞弟)与鲁贵结了婚,并生下了四凤,如今鲁贵与四凤在周家当了仆人,鲁大海在周家矿上做工,并当了罢工工人的代表。而侍萍自己,则远在济南一所学校里做校工。

蘩漪把刚从济南回来的侍萍召到了周家,她意图让侍萍领回四凤,还割断周萍与四凤的关系。谁知就在这里,侍萍与周朴园相遇了。……侍萍目睹这种情景,心痛欲裂,但终于隐忍住了。她带着四凤离开了周家。回到了自己家里。周冲来看四凤。醉醺醺的周萍也找上来了,四凤羞愧而又惶恐,奔跑在黑夜里。风暴越来越巨大了。

深夜两点钟。大海首先追到了周家,他痛斥周萍并要他交出四凤。这时四凤也迷茫地到了周家。接着,侍萍也追到了,四凤不得不坦白怀孕的事,侍萍痛苦万状不知如何是好。蘩漪喊来了周朴园,意图由他来拆散周萍与四凤的结合。周朴园误以为蘩漪已经识破侍萍,便不得不承认侍萍是周萍的母亲。四凤惊呆了。她奔出大厅在走电的电线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周冲赶去救她,也触电而死,周萍羞愧畏惧也自杀了。周朴园想起要追回大海,大海已走了。蘩漪在种种折磨和刺激下,真的疯了。侍萍也毅然地走出了周家大门。



宁波演艺集团有限公司